佛教慈善 佛缘开始
佛缘众生宗教管理 佛家记事实修心路
佛教文化社会万象信息公告 修佛诚戒修行法门佛之文化
佛教名山海外寺院港澳台寺院内地寺院 佛入生活大德之言经书论讲佛教周边
佛教协会佛学院文化机构寺院电话 素食菜谱求事业紫薇排盘八字测算
民间预测观音灵签周公解梦 祈福许愿求健康求消灾
在线排盘抽签占卜 寺庙官网求财富
八字算命     称骨论命

菩萨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佛门资讯 » 社会万象 » 正文

相声这幅画的留白处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09-07-11  作者:菩萨网  浏览次数:1850

2009年07月10日 10:54:04  来源:人民日报

互联网上搜索“相声”,总有另一个词随之闪现——“笑”。从平凡日子里找乐子,在苦难生活中寻解脱——这个诞生于广袤华北平原、肇始于草根阶层的古老曲艺,历尽百年风雨,始终负重向前。

史料载,相声一词,古作像声,原指摹拟别人言行,后发展为单口笑话,名称随之改变。从八角鼓丑角“跳槽”而来的张三禄,是目前见于文字记载最早的相声艺人。他的弟子在《随缘乐》中说:“学相声好似还魂张三禄,铜骡子于三胜到像活的一样。”

“像活的一样”,这是百姓对早期相声的最高评价,此时的相声,还仅仅是街头巷尾的取乐方式,表演从搁地、占场子开始,谈不上艺术。

此后一个世纪的漫长时光里,相声历尽沧桑,从街巷走上天桥,走进剧院,又走进“春晚”,以着笑中含泪,乐中有苦,讽中带谏,绵里藏针的品性,相声这株带刺的玫瑰在风雨中怒放。

然而一度,曾经轻装驰骋的相声,却逐渐失却锋芒。玫瑰没有了刺,谁还记得她的名字?那曾被时代光芒照亮的醇醇酒香,随着光阴沉入了杯底。

在互联网上搜索“相声”,在“笑”的背后,另外一个词却也时常隐约浮现——“哀恸”。

20世纪末开始,老一辈相声表演艺术家纷纷陨落,不断给中国相声带来阵痛。随着三位大师级人物侯宝林、马三立、马季相继驾鹤西去,我们耳熟能详的相声名家也接连辞世:郭荣起、侯耀文、高英培、赵世忠、李文华……平均每年相声界便痛失一位英才。

按说,人生之旅遭遇不幸,实属常事。何以相声艺人每每离世,便令一种传承方式尘封于历史?令整个艺术门类频遭重创?令世间长久地唏嘘与扼腕?

在这份生死暌隔的名单上,相声名家李文华是离人间气息最近的一位。2008年,因堪称典范的艺德,中国曲协将中国曲艺最高奖——牡丹奖终身成就奖颁给他。尽管如此,辗转病榻之上的李文华仍旧“心有不安”。这不安在于,无论他的表演怎样获得观众认可,没有师承,“李文华”三个字都不能够写进“相声家谱”。所以就有了某天看似荒唐的一幕——81岁高龄的李文华,拖着沉重的氧气瓶,在马三立蜡像前拜师,颤抖着道出心声:“我要向马师父学习”。

此一刻的李文华,罹患喉癌20余年,早已不能言语。他所发出的“心声”,靠医生提供的一种特殊工具震动气管所得。

斯情斯景,令人心痛,也令人心酸。

在相声发展的背后,有着太多无法言说的故事。这些故事,正是我们试图追索的种种疑问的答案。

如果说相声是一幅巨幅工笔重彩,那酣笑中间的泪滴、那抚掌之余的叩问、那苦难背后的挣扎、那岁月深处的故乡,是淋漓墨迹之外的大片留白。相声百年,是笑声的百年,也是思想的百年。相声风靡,一定是思想的头颅高扬之时;相声低回,一定也是思想的身躯匍匐之际。这种意义上,在这浩大的留白处,滴落哪怕一小滴墨迹,都是罪过。(李 舫)

来源:新华网

 
打赏
 
[ 佛门资讯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
 
推荐图文
推荐佛门资讯
点击排行